物理网博客
关于《2012》的一些讨论
2014.01.01 11:20

王尚老师微信

关注王尚老师微信公众号:王尚 ,可免费获取物理视频资料

这些讨论并不是在某些正式场合的探讨,更不是针对这场好莱坞大片的专业影评,只是对《2012》影片细节的一些感悟。
当世界末日来临之时,我们看到基督教徒、伊斯兰教徒、犹太教徒、印度教徒在祈祷,只有佛教徒(喜马拉雅山脚某处山峰的孤单小屋、一口钟和一副茶具)显得非常超然,或许我们可以看到这些宗教关于生死的态度区别。佛教明显略胜一筹,高僧在面对大浪冲来时,依然镇定地撞钟,并迎接死亡的到来,料想这是轮回的一个过程,并不是劫难。影片中那个关于茶杯的禅宗情节,虽然没有太多的突破,反倒是显示出东方文化的些许神秘之处。
不可否认的是,每一位观看了这部片的国人在很大程度上都有较大的触动。五毛或者说天真的人以为中国真的是能够拯救全世界,因为诺亚方舟都是在中国建造,而且影片台词也说,只有中国才能完成这项工程,于是他们非常自豪而且有些痴迷。但是我们稍微想深一些,为什么这样的工程在美国就不行,在欧洲国家也不行,唯独在中国行。那是因为唯独中国才能动用全民的力量去建造所谓的“公共工程”,这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我们应该看到这样借口下面对个人权利的忽视和我们的制度倾向。
美国大片的俗套桥段依然没有在《2012》得到突破性的发展。纵观那些恢弘制作的美国大片,两个桥段是必不可少的,一个就是个人英雄主义,一个就是连贯剧情的家庭温情。在《2012》里面,我们依然看到了美国式的个人英雄主义和家庭温情,并两者融合在一起承载在“失意的男主角和他的一家人”身上,面对世界末日,镜头牢牢对准他们。难怪有人说,美国人可以异想天开地将灾难放在全宇宙,但他们的眼界,似乎始终停留在自家门口。
效率和公平问题。诺亚方舟在我们这里建造,靠的是举国体制。但最终决定着人类未来的,还是西方的价值体系,其中就包括他们的议事规则。诺亚方舟上的辩论,冰冷的制度并不遗忘人性,这是宣扬民主决策机制下对少数人的救济。最终让大多数“购票者”和工作人员上船,其实靠的也是民主决策机制而不是独裁手段。
观看了两次《2012》,都注意到了一个细节。米开朗琪罗为西斯廷大教堂绘制的穹顶画《创世纪》系列中的《创造亚当》在地震来临的时候慢慢裂开,而裂缝恰好是在两根手指之间。这幅不休神作表达了造物主通过指尖向亚当(第一个人类)注入活力。画在此处断裂,意味着,人将失去神的眷顾,开始走向堕落和救赎的轮回。
我们现在的时代和社会,何尝不是在经历这样的轮回?物理网

关注王尚老师微信公众号:王尚,可免费获取物理视频资料

王尚微信公众号

随机文章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