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网博客
莫要空谈去“基层”
2013.12.31 14:38

王尚老师微信

关注王尚老师微信公众号:王尚 ,可免费获取物理视频资料

近来,有权威媒体拿出很大篇幅讨论青年学子如何能心甘情愿去基层工作,探索去基层之路怎样越走越宽的问题。这的确是个实际的民族、社会问题,甚至政治问题。因为国家的未来非他们莫属。
总括探索大学生去基层工作问题的焦点主要有三:
一是什么是“基层”,二是不愿去基层工作的原因,三是如何让年轻学子心甘情愿地去基层干事。
一、关于“基层”概念问题
这原本不成问题,不料反成了讨论的主题之一。“基层”是一个非常宽泛的相对概念,无法准确地给其绝对化的格式界定。“基层”无非分两大类。一类为“行业基层”,即同一行业组织机构级别规格越低、待遇越差越是基层,例如海关行业,海关总署就不是基层,而各地区的海关站点就是基层;再如其他国家行政机关,中央部委、国务院机关等就不是基层,而乡镇政府就是基层,而相对于乡镇政府和农村组织的县、市、省级机关就不是基层,但对于中央和国家各部委机关又应该算做基层了。行业“基层”概念的相对性还在于中间环节的单位对上是基层,对下则不是。另一类就是“地域基层”。所谓的地域基层就是打破行业界限,单纯以政治、经济、商贸、交通、文化、社会保障等是否为聚集中心点来划分的方法。例如经济发达地区的广州市某社区公共服务组织相对于西藏最西部札达县的曲松乡、地亚乡就不是基层,后者别说是乡政府,就是札达县政府或札达县银行也应该算是基层了。
所以,一定要给“基层”设定概念的话,我们把“基层”应理解为,某行业系统内相对于上级组织的底层组织或相对于经济发达地区的贫困地域的组织。这里的组织不应有国有、民有性质之分。因为,民有经济组织不仅是国家、法律允许其存在、发展,而且也是国民经济指标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不过,笔者始终以为“基层”的概念是否界定或界定的是否科学,并不是解决青年学子是否真心实意去基层干事业的关键问题。但如果能依照前面对“基层”简述的理解进行界定的话,对国家各级、各类机构招考公职人员(公务员和其他国有单位工作人员的合称)时强调的“基层工作经历”多少有一个参照系数,使其对“基层工作经历”的规定更为具体、合理。
二、青年学子不愿去基层工作的原因问题
已经有不少学者、名人、权威人士进行了分析,什么“比较艰苦”、“比较复杂”,什么“认干不认说”,什么“待遇差”等,这些人尽皆知,不用费口舌,但有两个十分重要的原因却没有人提及。
首先,法律地位不平等。想想看,同样是一个大学毕业,同学一个专业,同样的能力(甚至去基层工作的学子中有的能力还比留在上层的同学的能力强好多),但因其“社会背景”不同,一个留在上层(真的全是“老子英雄儿好汉”吗),一个无可奈何去了基层(真的全是“老子窝囊儿笨蛋”吗)。但前者端的是价值连城的“金饭碗”,而后者端的却是轻如落叶的“铝饭碗”,甚至“竹饭碗”、“泥饭碗”(中国“十大饭碗简述”见笔者博文《“悲哀”能否减少》);前者出国游玩(名曰考察、出访、贸易、业务往来)大都挥金如土,而后者跋山涉水鞋子磨破还要自己出钱购买(拉动内需供养前者,还是要后者掏空腰包啊!);前者工资在聚集中膨胀(因部分人基本不用自己工资购置生活用品),而后者大多每月把工资消耗殆尽(部分人还不能按时、按数领取工资);前者居室如星级酒店,而后者大多身居简陋土木之屋;前者有事(头疼脑热、红白喜事)却是敛财的良辰吉时,而后者有事则可能是穷困潦倒的开始;前者退休后尽可享受“夕阳温暖”之乐,而后者退休后部分人却深味风烛残年之苦;前者依赖后者生存却趾高气扬,后者敬奉前者却是噤若寒蝉;前者凭借公权垄断的各类优势资源而熏染的愈发“聪明”,而后者却在风吹日晒中历练的十分木讷并被前者在“同情”式的揶揄中逐渐遗忘……够了,如此悬殊的法律地位如何使年轻学子心甘情愿地去基层呢?在这“职场厮杀”的已是血流成海的“红海”年代,一旦有一线“求生”希望,“百万雄师抢渡独木桥”的悲壮场景也就不足为奇了,这就是“饭碗的法律地位”的悬殊性带给中国目前最大的社会“奇异之景”,而且此“景”还在继续的“奇异”。
因而,那些盘踞庙堂之上,身着袈裟,被“俗人”供奉的“主持”们一再强调对青年学子要进行有针对性、实效性、吸引性和感染性的政治说教、精神鼓励、素质教育等,就显得十分苍白无力!那些批评学子们不爱国,不愿去基层工作,不敢去基层锻炼,还嘲笑他(她)们为“蚁族”的既得利益集团的人们,总是“站着说话腰不疼”!自己下基层去试试吧!孔子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那些所谓的“国学大师”们、居高临下者们自己都不愿,也设法不要自己的子女去基层做事情,有什么资格强迫、濡教别人去干呢?
其次,人事信用交易环境不纯洁。这个问题大凡身居“江湖”(官场)者心照不宣,笔者也在多篇拙文中简单陈述。那些宣称完全依靠努力工作,做出“突出成绩”便能到达哪个所谓灿烂目标的豪言壮语,谁能相信其中有多少含金量(当然,我们并不排除依靠自身努力,踏实工作而步入上层的人们的幸运,但其中的付出、心酸、血泪、悲壮,包括机遇,他、她们永远也无法给别人细细道来)?只要我们看看那些以检查考核为名,行敛财聚宝之实的“明盗”行为时,只要我们看看某些媒体的聚焦镜头仅仅对准得罪了某个人的人时,只要我们看看某些身后有“大树”、家中有“万贯”的“吸血虫”对社会、对国家、对人民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却能安然无恙,甚至异地做官时,只要我们看看党中央、国务院的利民、富民政策和措施有多少是不打折扣地被执行时……,自然会明白学子们宁愿“身行闹市无人问”,也不愿“屈居深山发染霜”的深层原因!
三、如何让青年学子心甘情愿地去基层工作的问题
尽管有不少权威人士开出不少良方妙药,但在目前这种人事信用交易环境的纯洁度达不到平民们能承受的底线时,在同样是一个“母亲”的孩子但法律地位却极度悬殊时,一切方法和宣教都不过是一排排花瓶摆设,空中楼阁,都不过是一阵阵让平民寒心的秋风冷雨,都不过是对社会“四大文明”的未来创造者们的一次次高明忽悠。
所以,有权决策,有资格“宣教”的人们,不要总是坐在冬暖夏凉的会议室、办公室或论坛桌前,于酒足饭饱之后,品茶赏月之际空谈如何让青年学子去基层工作、奉献,应该从最基本的地方做起,从最实际的方面着手。
首先,尽可能把盛饭的“饭碗”质量整治公平,减少对比度(即尽可能地给予基层工作者平等的法律地位,绝对公平不可能,世界上也没有绝对的公平,这一点人们大都理解)。笔者固执认为,饭碗里盛什么,盛多少,完全靠的是个人能力,但盛饭的“碗”应该大小、质量同一!这就是“生而平等”的本义,也是对人 “生而向善”、“生而向上”的本性的全新理解。
其次,着力把人事信用交易环境净化到平民可以忍受的地步,这样,也只有这样,所有的“宣教”才会有力度。
再次,国家应明确规定所有类(级)别公职人员的招考必须有“基层工作经历”,而且这个“基层”一定是相对概念,并包含非国有单位。此外,扩大招考条件中的上限年龄到40周岁也是科学可行的。
最后,就是尽快为基层工作者规划出尚能操作的多类别、多台阶职业生涯奋斗目标(缩小,因各层级担负的责任不同,只能是缩小上下工资级别档次、绩效奖励基金幅度、福利补贴差距,调整第一、第二次社会分配格局等)。例如,一个“大学生村官”只要他立志在基层踏实工作,做出可以测评的贡献,达到规定的什么要求或标准,就能享受到当地(县、市级地域)某一较高行政官员的工资级别待遇,乡、镇等其余类别的基层组织的工作人员也应以此类推上去。
因为,学子们的职业生涯规划,不仅仅是他(她)们自己的终身事情,也是做“父母”的紧迫事情!更是国家政治文明的需要!
当然,做好以上四点不仅需要时间,更需要胆略!但以目前国力都是完全可以做得到的,也是完全可以操作实施的。这比整天空喊人权、平等、人性化管理、科学发展、和谐社会、责任意识要强几百倍,也不用开展什么浪费唾沫的大讨论,只要政策一出,只要执行到位,鄙人愚笨之想,不是一呼百应,也是一呼九十应的局面。物理网(gaozhongwuli.com)
因为,这对青年学子来说才具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大有作为的平台,什么苦啊,累啊,复杂啊,交通不便啊,对他们来讲,统统不在话下!因为,青年学子毕竟是祖国的精英和未来!因为,民族、国家的强大根本就离不开“基层”的富庶和文明!
不要真以为我们的青年学子们都不懂强国兴邦,不懂回报家乡,不懂回报国家和社会,不懂任何道理,什么都要别人指教!

关注王尚老师微信公众号:王尚,可免费获取物理视频资料

王尚微信公众号

随机文章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