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网博客
一个中国博士生导师绝望的呼喊
2013.12.31 14:36

王尚老师微信

关注王尚老师微信teacherws免费获取物理视频资料

一美国人在新加坡乱画被法院判决笞刑6下(即用鞭子抽打),美国总统克林顿亲自求情,新加坡政府说NO
     一美国人在中国大学里把两名教授打伤,奥巴马也没求情,中国法院说,不要追究美国人的刑事责任,追究也执行不了。
    所有学过法律的人都知道,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土上,任何外国人对中国人的犯罪,都必须受到刑事追究。然而作为中国政府的某些机关,在实际处理外国人犯罪的问题上却显示了非常懦弱的一面,极大的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民族感情和国家法律的尊严,侵害了中国政府在国际司法上的应有主权。
    2008年11月,首都北京,一个小瘪三似的美国人因为乱丢垃圾遭到中国教授的制止,该美国人恼羞成怒将中国教授,博士生导师打成重伤(标准达到重伤,公安法医鉴定为轻伤偏重),眼睛几近失明。这对于一个以自然科学研究为主的国家级专家来说无异于致命的打击,在该教授被打后其妻子,另一位中国教授前来制止时又被该美国男子拖进屋子里关上铁门打成颧骨骨折。
    令人难以平静的是,本来事情过去了一年多,对于这样一起普通的外国人犯罪案件,中国司法机关表现出来奴颜婢膝的面目让我作为一名中国人,一名中国的律师一夜又一夜无法入眠。
    中国解放了,租界收回了,三座大山也推翻了,法律健全了。但是我们想不明白的是中国刑法和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的中国司法主权在实际运行中怎么那么艰难,特别是对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并不享有外交特权和豁免权美国瘪三,中国警察居然茫然无措。他们不敢对已经构成犯罪的美国人采取拘留或者逮捕措施,他们要一步一步的逐级上报、请示,他们要一遍一遍的斟酌笔录中的文字,他们要一次又一次的给受害人施加压力。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要中国被打伤的教授放弃追究美国人的刑事责任。并告知即便是判了刑,也不会实际执行。
    的确对于外国人犯罪,可以使用附加驱逐出境,对外国犯罪人判处主刑附加适用驱逐出境的,应如何执行?在司法实践中,存在对外国犯罪人先行执行驱逐出境的情况。但是,驱逐出境是我国刑法中的一种特殊附加刑,当其附加适用时,应该在主刑执行完毕之日起执行驱逐出境。目前,国际刑事司法合作尚未达到完善的程度,外国并不存在承认与执行我国刑事判决之义务,如果在主刑执行之前,将外国犯罪人直接驱逐出境,很可能使其逃避应受的刑罚制裁,严重损害了刑罚的确定性。因此,外国人在中国犯罪后,被人民法院判处附加适用驱逐出境的,应当在执行完主刑后执行驱逐出境。只有这样,才能维护我国法律的尊严,切实贯彻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实现刑罚的一般预防和特殊预防目的。
    这是基本的法学常识,也有法律明文的规定,中国,早已经不是可以任外国人混行霸道的地方了,可悲哀的是当我们国人在国外享受二等公民的时刻,在他们无端被打、无辜被抓、悄无声息的消失时,我们的政府哑然失声或者装作看不见。唯独不能理解的是在中国本土之上,那些瘪三级的外国人居然也可以将中国的教授打成重伤而不受刑事追究,这真的不是可以用悲哀能形容的。
    一年多了,从立案到审查起诉到开庭审理,两位教授历经艰辛,他们饱受了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痛苦,他们的教学科研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但是至今,此案依旧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中。他们拒绝调解,坚持要求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一大批人依旧在做工作说服两位中国教授放弃追究美国人的刑事责任,并说你一定要坚持,即使判了美国人刑也不会实际执行。
    正如另一位教授说道:太多的时候,在发达国家定居的同学和朋友感慨他们是那里的二等公民。可是,我,作为中国本来最应该理直气壮的正式公民和纳税人,却为何常常觉得自己在自己土地上连二等公民的感觉都找不到?到底谁是这片土地的一等公民?
    今天轮到她,明天就会轮到我,谁让我们是中国的老百姓。物理网(gaozhongwuli.com)
    我们要告诉这两位中国教授:咬紧牙关,无论如何要挺下去,如果你能出门,不要遮掩你的伤痕,让百姓看看,让官员看看,一个中国的百姓,在自己的国家里居然受到外国人的侵害而得不到保护,难道我们只能用脸上的伤痕来向世界再次展示我们的贫弱吗?
    我们再看看新加坡是如何对待美国人的。1995年美国青年杰克.赖伊在新加坡因为信手在他人私家车上涂鸦,被新加坡法院判处6下鞭刑的经典案例,当时,赖伊的母亲护子心切,同时加上美国国民霸道的思维,恳请美国总统克林顿出面向新加坡政府施加压力,想让她的儿子免于刑责回国,鉴于当时美国在亚洲要遏制中国,新加坡是其坚定盟友,克林顿采取写亲笔信的方式向新加坡方面为赖伊求情,新加坡方面回复说“我国司法独立,而且事关国家独立的司法权和国家尊严,所以看在美国总统亲自求情的份上可以减,但不能免。”于是最后赖伊被判处4下鞭笞刑罚。


王尚微信公众号

随机文章

上一篇:
下一篇: